都爱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的狂,却不见上一句的绝情,字字扎心

说起李白相信很多人对他的印象都是此人极为狂傲,要不当年初出茅庐之际也不会叫嚣着“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的豪言壮语。当然这也反映出李白内心其实并不像他诗中曾写到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那样洒然,或许对他而言那只是无奈之余的自我慰藉。

虽然李白自少年时便有很有名气,而且有着远大的抱负,但命运似乎并没有聆听到这位大诗人的心声。他蹉跎到42岁时,才被唐玄宗召见,这对于始终心怀抱负的李白来说,虽然有点迟,但依然让他欣喜。所以在离家之际,他写下一首诗记录了自己从听闻此消息到离家时的状态,将自己的喜悦和得意忘形之状描绘得十分形象。而那句“张狂”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正是出自这首诗,奈何世人只见到“诗仙”的狂傲,却没有看见上一句中他对于妻子的绝情,可谓扎心。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这首“狂诗”。

《南陵别儿童入京》-(唐-李白)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这首诗起首两句写的是秋收时节,诗人从山中归来,正值白酒新熟、黄鸡正肥之际,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自然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这也为全文奠定了基调。紧接着四句则是通过诗人自己的举动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叫童仆烹鸡酌酒,和孩子们嬉戏,酒至酣处高歌舞剑,剑光似乎都在和落日争辉,此情此景真的是把诗人那种藏不住的喜悦描写得淋漓尽致,画面似乎都已浮现在读者眼前。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这句是李白对于自己内心的描写,李白半生蹉跎说没有遗憾那是假的,所以才有这“苦不早”之言,如果能够早点遇到皇帝该多好。而“著鞭跨马”则是对于当下的迫不及待,虽然现在还在家中,但是诗人的心早已飞往京城,恨不能一下子就到达。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这一句中用了一个典故,说的是当初朱买臣酷爱读书,但是家贫,妻子嫌弃他离他而去,却不料最终朱买臣当了大官,他妻子也羞愧难当。在这里“会稽愚妇”有两层意思,一层是看不起李白的那些人,另外一层则是指李白的妻子刘氏,这句话颇有扬眉吐气之感,诗人以朱买臣自比,想要告诉这些人自己也要当大官了。

最后两句自不必多说,李白的自负和狂傲都在这两句中,即便是相隔千年读到这两句似乎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充塞于字里行间的踌躇满志。

不过再回过头看“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这两句,虽然读着解气,但是细细思量,刘氏的嫌弃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在古代男子是家中的顶梁柱,但是李白到了42岁除了诗名似乎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生活落到实处还是柴米油盐,在家庭的重担下刘氏对于李白的嫌弃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而李白得志后却没有去想这一层,而是想着刘氏和朱买臣的妻子一样,说起来真的是有点绝情!对此,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登录 注册